斗笠村的文化密碼

2020-08-14 23:49 關鍵詞:斗笠村的文化密碼 分類:名人散文 閱讀:115

每一個人都有本身的文明密碼,隨著年齡的增長,在特定的時刻自會啟動﹔每一個村,也有它獨特的文明密碼,隨著歲月的積澱,它會在某個時候,大概是某一個春季,由一個人,帶領著一群人,去匡助開啟一個村寨厚重的過往與麗影今朝。

一座文明村碑,一顆扶貧初心

碧藍的天空與游走的雲絲下,是鄉野間無盡的蒼翠。在這藍白綠的映襯裡,聳立著一座小小而不平的村碑,它在大天然的底色上涂抹著亮堂一色,處之渾然,猶如一尊聳立在陽光下的豐碑,代表著一個村的貧窮已成為歷史。

斗笠村的文明密碼

這座聳立在曾經貧困的斗笠村村口的村碑,寄意著“托起斗笠,展翅高飛”。周義雙供圖

這尊3.8米高的村碑,豎立在四川省遂寧市大英縣玉峰鎮斗笠村的村口。它是一座由鋼筋水泥構筑的雕塑,呈現的是一雙剛毅有力的巨手,托起一頂金燦燦的斗笠的畫面。

紅色的巨掌張開,像一雙振翅欲飛的同黨,直向藍天﹔而斗笠,更像是一輪金色的太陽,恍如讓人們看到了斗笠村的平民,正用勤勞和伶俐,托起燦爛的明天。

村碑的設計者名叫周義雙,他坦言:“我設計這個雕塑的初心,是寄以展現‘托起斗笠,展翅高飛’的寄意。”

周義雙是斗笠村一位普平凡通的駐村幫扶隊員。說平凡,是因為作為全國萬千駐村工作隊員中的一位,他是平凡的。而他的樣貌,他的行事風格,卻是絕無僅有的,是挺拔獨行的。

先說說他獨特的樣貌吧。

周義雙個頭高挑,卻是又黑又瘦,叫人看了總難免擔心,怕不是有什麼病吧?大概是飯沒吃飽吧?幾年前,大英縣人大主任第一次來斗笠村考查扶貧工作,周義雙興奮地迎上去,主任激動地捉住他的雙手,滿懷憐憫地說:“你是貧困戶吧?你受了很多苦吧?”

不是我說的,他身邊的人都這麼說,“你哪裡像個扶貧干部啊,你這體態,簡直就像個貧困戶。”

不過,你若看了他36年前的當兵照,你就會認識打聽,這是“生成”的。30多年后的今日,他還是那張小小黑黑的娃娃臉,還是那副瘦得讓人擔心的身體。

斗笠村的文明密碼

脆紅李下,周義雙經心呵護套種每一株蔬菜幼苗。周義雙供圖

但就是憑著這樣一副看似孱弱的身子,周義雙在扶貧戰線上堅持奮斗了6年。現在55歲的他,成了大英縣幫扶時間最長、幫扶年齡最大、幫扶職務最高的駐村隊員。雖然斗笠村已於2018年末實現貧困村退出,2019年實現了全數建檔立卡貧困戶脫貧,可是周義雙的扶貧腳步,卻不曾停下。

周義雙深知,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糊口、新奮斗的起點。

作為一位扶貧干部,周義雙的愛好是廣泛又獨特的。

周義雙愛好廣泛,書畫、詩詞、攝影、寫作。于是,與他志趣相投的文學藝術界的伙伴頗多。他是當地書畫界主干,還是中國楹聯學會會員。

在村碑主體字框中,鈷藍色的底細上,是“斗笠村”三個燙金大字,左下角小字寫著“開心題”。“開心”即中國知名書法家何開鑫,他是周義雙的密友。為了斗笠村,周義雙沒少佔他的“廉價”,請他為村裡貢獻了很多墨寶。

村碑底座的碑記裡,寫著“承制:徐氏泥彩塑”,這個來歷也不簡單。“徐氏泥彩塑”是大英縣國家級非物質文明遺產,該泥塑是由徐氏泥彩塑的第五代傳人、65歲的徐興國親手打造。

碑記最上面一行寫著“捐贈:川投水務集團大英公司”,這即是斗笠村的對口幫扶單位,周義雙是該公司的黨支部副書記。

2014年,根據大英縣縣委、縣當局扶貧工作支配,川投水務集團大英公司的扶貧任務是,對口幫扶斗笠村,單位還要選派人員到村上參加駐村幫扶。本身在單位就分擔扶貧工作的周義雙,便主動請纓。

他的老婆曉得這個新聞后,擔心腸說:“你才從廣元調回來,這才多久,又要去駐村?組織支配你回來,是對你、對我們家庭的照顧。你也快50歲的人了,何須去折騰?你那身子,比我還單薄,累出個病可怎麼辦?”

周義雙勸慰老婆道:“我曾經在農村糊口鍛煉過,我能刻苦,身體也沒問題。況且,農村窮,農民苦,這我也是有親身體會的。我們這些在都市長大的人,吃的、用的、穿的,哪樣跟農民沒有關系?現在有這機會幫助他們,我當然很想去。”

深夜,周義雙在床上輾轉無眠,他心裡,也是百轉糾結,充滿了抵牾。他在回遂寧市大英縣之前,在廣元市劍閣縣擔任川投水務劍閣公司總經理,期間在廣元糊口了7年,和老婆長期兩地分家,對女兒照顧得少,對家庭虧欠得太多。他內心,充滿了對老婆、女兒和這個家,深深的內疚。

但是,他和農村又有著不解之緣。

他曾兩次被派往農村,幫助開展工作。一次是上世紀90年月初,周義雙被縣裡支配,到農村參加“清經(清算經濟)”工作﹔另一次是2014年,在擔任川投水務集團劍閣有限公司總經理期間,被劍閣縣當局支配,參與當地的秦巴山農村扶貧開發工作。

以是,周義雙對農村工作有一些分析,對農民糊口的艱辛更是非常清楚和憐憫。自小都市長大的他,非常清楚地曉得農村與都市的距離,都市,對農村虧欠的太多,太久。

良知,在他眼裡,是一個人靈魂的守衛,也是一個人靈魂的中央,是一個人自我堡壘中最該守衛的財富,更是我們每個人不克不及逾越的戒備線。

周義雙是大英縣人,1983年至1986年曾在北京軍區某部退役,當兵那會兒,是部隊政治處的專職放映宣傳員,還曾榮立過三等功。下中央后,他仍然維持著部隊傳統——聽黨指揮、無私奉獻、善打和敢打勝仗的優良作風。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后,曾榮獲四川省國資委和川投集團“抗震救災優秀共產黨員”,他帶領的團隊獲得“全國總工會重修家園工人先鋒號”的殊榮。

他想事、行事,總是情不自禁地,把工作任務和群眾好處放在第一位。他說:“扶貧,是一場關系貧困群眾切身好處的一場偉大戰役。我也曾經當過兵,下過農村,投身這場戰役,我是義不容辭。”

曾經的斗笠村是貧窮的,大多數老平民的日子是艱辛的。

斗笠村地處川中盆地丘陵地帶,位於大英縣西北15公裡。上世紀70年月,這裡興建四五水庫,于是,村界周邊淹沒區較多,人均耕地還不到五分。全村284戶887人中,就有貧困戶85戶215人,貧困戶幾乎佔了全村的1/3,當中,又有特困戶35戶98人,殘疾戶28戶,長期得病家庭8戶,扶貧任務非常艱巨。

周義雙曾經寫過一首歌,《我是扶貧駐村員》,表達了他對斗笠村的扶貧初心:

五年前的那一天

恍如還在我面前

貧瘠的地皮泥牆邊

鄉親們望穿雙眼

這裡雖沒養育我

心裡卻想把你改變

為了這個鄭重誠若

從此我們不懼風險

……

一個人的初心,始發於他的思惟本真,體現在他的一言一行。

一所歷史村館,一段文明密碼

周義雙,將他的德與思,言與行,他廣泛而獨特的愛好,滲透在他的每一段扶貧歷程中。

在他的倡導下,村裡建起了一所“斗笠鄉村藝術館”。這個40多平方米的中央,不僅是一個文明藝術館,還是一個村的歷史博物館,它保存著斗笠村的歷史記憶,傳承著一個村的肉體文明,延續著一個村的血脈親情。

斗笠村建村歷史悠遠,文明底蘊厚重,關於“斗笠村”名字的來歷,還流傳著一段離奇的傳說。

據說在清朝乾隆年之前,斗笠村村邊有個黑龍潭,以是它之前叫做“黑龍潭村”。張獻忠敗走成都后,沿龍脈東下,來到黑龍潭邊,養精蓄銳。在一個月黑風高夜,他化作一條黑龍,在此地界翻雲覆雨,生靈涂炭。乾隆即位后,檢察龍脈,見蜀地一個鄉村連月陰雨,有異象作亂,便將一頂斗笠扔出,化為一座斗蓬狀的山巒(現叫大氅山),此山擋住陰雨,黑龍潭村從此平靜。乾隆遂給此村賜名“斗笠村”。

這結局美妙的神話故事,流傳至今,它表達了農人們對風調雨順的乞求,對幸運安寧日子的渴望。

村中歷史遺跡和典故頗多,現有東漢墓崖2處、宋朝鹽井4口,一塊咸豐天子封贈的八品誥命墓碑,一座保留完好的清朝曾家大院,有村中名醫但醫生懸壺濟世的傳說,有勇敢抗擊匪賊外侵的母親寨遺址,還有60年月曠氏家屬割肝救母的致孝故事。

斗笠村的文明密碼

由周義雙提煉並謄寫的“斗笠村人文八景”書法扇面。周義雙供圖

在藝術館中,存有兩把特別的書法扇面,皆為周義雙親手所書。

當中一把扇頁題記中寫道:“旅居玉峰鎮斗笠村五載不足,提煉出人文八景,並自作七律一首”。其字跡筆酣墨飽,勁骨豐肌,歷練純熟。現摘抄以下:

乾帝笠威妖孽滅

漢存崖塚泣聲絕

地藏老井經風雨

樹掩殘垣阻惡邪

救母割肝傳大孝

懸壺濟世渡微劫

孤燈青廟隨煙盡

白鶴歸來話久別

這人文八景即:乾帝降龍、東漢墓崖、宋朝鹽井、母親寨、割肝救母、但醫生懸壺濟世、清朝曾家大院,以及現代鄉間生態引來白鷺歸來的天然風光。

一個鄉村的歷史文明傳承,需求發掘,需求有人延續和記載,當村民們隨著物質的不斷豐裕,肯定會在某個時候,愈加緬懷這個村的過往,那時,如果它的歷史是一段空缺或殘缺,人們的心,或許將會在那一處留下永遠的遺憾,日復一天,不斷追溯逝去的過往,久久無法停息。

周義雙主動承載了這個任務,承載了這份光榮,他把斗笠村當作他宿世此生的緣分,去開啟它的文明密碼。

第二把書法扇面,非常特別。其字跡,尚有一番行雲流水、筆走龍蛇的風格。而使人感嘆的是,抄寫的是習近平總書記創作的一首詞,《念奴嬌·追思焦裕祿》。

斗笠村的文明密碼

周義雙謄錄的《念奴嬌·追思焦裕祿》。周義雙供圖

這是周義雙最喜歡的一首詞,詞中的文思和情懷,讓周義雙激發出一種“生也斗笠,死也斗笠”的豪邁之情。

他定是將焦裕祿作為本身的肉體榜樣,素日裡細心體味。作為一位幫扶干部,他的情思,此間可窺一二。

在斗笠村中,能夠看到很多關於感恩奮進教誨、弘揚傳統文明以及宣講扶貧政策的文明牆和宣傳牌,生動的筆墨和彩畫,提振了鄉村肉體文明風貌,也美化了村容村貌,濃厚了村中文明。

這樣大大小小的文明牆大約有100多面,如村委會牆面寫著“多一分寬容和關愛,多一分謙讓和明白”,稻田邊,紅色大牌上寫著“產旅融會 振興斗笠”,中間還有一個可愛的斗笠村LOGO,那是一個戴斗笠的農民巨幅卡通動漫。難得見到哪個村落有本身的LOGO,這也是周義雙想出來的,他在2018年向公司申請資金后設計實施的。

館中還收藏了很多反應斗笠村村風村貌的當代名家碑刻、牌匾和字畫,大多是他書畫界、楹聯界的伙伴,受其邀請到村裡免費為斗笠村而作。除此,館中還有一些農家古瓦罐、農具等用具,這些也都是周義雙花時間搜集,為各位收藏的。

斗笠村的文明密碼

館中保藏的村民保存的酒壺。周義雙供圖

周義雙喜歡攝影,也頗為專業。他用鏡頭,記錄著斗笠村的成長,為村裡的農人們保存著寶貴的影視圖片資料。

他在彩視視頻上,建造了斗笠村宣傳片共計50余部,累計播放量達80萬次之多﹔在他微信伙伴圈中,曬出的一張張圖片,也展現了斗笠村的生產糊口。那些視頻和圖片中的畫面,有斗笠村美景,勤勞的鄉民,還有扶貧干部的平常。

一個文明農莊,一個鄉村未來

周義雙深知,鄉村振興規劃先行,鄉村旅游需求樣板。

2019年斗笠村被列為四川省鄉村振興示范村后,周義雙懷著極大的熱情,投入到鞏固脫貧攻堅效果和推進鄉村振興的有機結合與互相促進的戰役中。

他和駐村工作隊、村兩委干部以及部份村民代表們積極行動,配合研討,結合村裡豐富的村史文明和旅游資源,優越的天然地理條件,提出了發展生態文明旅游的構想。

他們的小目標是:趕超近鄰的卓筒井!

斗笠村地點的玉峰鎮,與卓筒井鎮比鄰而居。卓筒井鎮內各村,特別是以吳家橋村為首的村落,近些年來產業發展敏捷,他們大面積種植桃樹,並帶動鄉鎮周邊鄉村,打造了千畝桃花旅游賞花景點,頗著名氣,成為了大英縣的一個鄉村旅游熱點,老平民收入也很是可觀。

這導致了斗笠村村兩委的高度重視,兩委一班人,通過近一年的跟蹤考查學習,終於在2018年,在斗笠村引進了適合本身的產業——脆紅李種植。

在大英縣當局和扶貧部門的鼎力支撐下,他們建立了大英縣玉鑫麗景產聯式合作社,採取“企業+農戶+村集體”形式,投資200萬元,在斗笠村種植脆紅李近600畝,林下地皮也不浪費,套種見效快的有機蔬菜400余畝,他們用賣蔬菜的錢,來補助當年地皮入股和村民務工的費用,產業種植發展的經濟效益立竿見影。

周義雙正籌劃著,來歲2-3月份,搞個李花節,打造大英縣繼卓筒井以后又一個鄉村旅游熱點,實現當初的小目標。

“我們比起卓筒井的鄉村旅游,有三個優勢:一是有更長的花卉觀賞和果實採摘期,二是有大面積庫區的湖面觀光和水上娛樂,三是有厚重的村史文明魅力和獨特的生態產業景觀。”周義雙和村兩委們,信念滿滿。

潔白成片的脆紅李花朵是大型觀賞主題,他們策劃舉行“原鄉笠影 聖潔李花”的主題活動。他們計劃著建設農家樂、康養中央等,留住客人,穩定增收。

他們還謀劃著:在大氅山頭,建造一個天下上最大的斗笠雕塑,將其打造成為地標式的宣傳咭片﹔講述好乾隆賜名、割肝救母等村史故事﹔依托四五水庫,打造湖上景觀、玩耍、垂釣、餐飲等一體的“夢幻水城”。

他們還有很多主意:開展網絡“百詩百書百畫百聯”有獎征集創作活動,在端五節組織龍舟賽,構建兒童樂園,開辟世外桃源等。

在具體配套實施中,他們將“殺雞取卵”地實施生態綠化和環境美化打造,將村裡殘剩地皮,分塊結構,營造四時花果飄香的亮麗景點。

這樣美的農村,這麼豐富的文明和風趣的娛樂活動,誰不想去呢?

村干部們配合規劃了20多個景點,由周義雙牽頭,草擬編制了《斗笠村鄉村振興和鄉村旅游4年規劃》,摸索“農旅結合+鄉村振興”形式,打造星級農家樂樣板,帶動斗笠村經濟發展,力爭把斗笠村建設成為一個風格獨特、魅力無限的鄉村旅游示范村。

周義雙不斷揣摩著塑造一個“星級農家樂”,樹立一個鄉村旅游農家樂的樣板。

有次一群老同學聚會,一個女生說起她很愛種花,今朝和老伴兒已經退休,準備找一處清靜的中央養老,最好是在農村租一所農民閑置的房子,門前種花,屋后栽樹,過一把鄉間的慢時光。

這浪漫的設想,被一旁的周義雙聽到,他眼睛一亮,馬上熱情地向老同學推薦:“你這個願望簡單啊,到我們斗笠村來吧!我們那裡正有一處空置的房子能夠出租給你們。不過我想把它打造成一個佳構農家樂,相當於打造成一個樣板間,好讓村裡的農民們學著做,今后多開幾家農家樂,結合我們村的產業發展,打造農旅融會的新樣子,讓村民掙到更多的錢票子……”

周義雙看老同學饒有興趣的樣子,便接著說道:“你們兩口兒恰好又做過餐飲,廚藝好,開農家樂沒得問題,裝修那些我能夠幫忙。不知你們願不願意過來,這既是實現你們養老的夢想,也是幫我個忙,不對,是幫我們這個曾經的貧困村——斗笠村這個忙?”

看著周義雙誠懇又熱心的樣子,老同學也被他的誠意打動。他可真是個對扶貧執著的人吶,一心想著幫扶他的斗笠村,什麼事都能夠牽扯到他的斗笠村上。

同學最終答應了建設農家樂的事,計劃投資40萬元試試。

他們於2020年5月份開始動工,加班加點,僅僅用了2個月時間,便打造落成,取名“笠影農莊”。

當你沿著村委會門前的那條道往前走不遠,就能見到那棟兩層樓的“笠影農莊”。那“笠影農莊”紅色四字招牌,寫在四張大圓簸箕上,一字排開,醒目地掛在院牆。順著農家樂的屋檐和小院兒的籬笆,掛著一溜一溜兒的紅燈籠。整個透著紅紅的喜慶。

斗笠村的文明密碼

周義雙親手扶直打造的“笠影農莊”農家樂開張啦。周義雙供圖

走近了,但見房前一個百來平米小院,圍著土紅磚砌的籬笆,紅牆上沿,是灰瓦堆疊的一圈兒鏤空層,隱約能瞧見裡面星星點點的花卉。穿過拱形木制花架的院門,進得院內,裡面生滿新植的花卉。

左邊潔白的牆面是“鄉村振興”的宣傳字畫,生動活潑,牆下角,種著一排濃綠的灌木,欣欣然,與字畫和諧相映。院中,一個河卵石砌成的水池,邊上種著矮草和秀挺的菖蒲,池邊擺放著綠皮田雞和黃嘴白鵝的天井布件,趣意昂然。右邊小徑的一頭,是一處茅草亭,仆人正坐在裡面,與倆伙伴談笑風生﹔若閑來無事,在此處也可把書沉吟。

這生動的場面,正如后來房間看到的一幅畫裡題文所寫:“得密友來如對月,有奇書讀勝看花”。

這棟農家小樓中,一樓有4個雅間,每個雅間的名字,都用的村裡的小地名,貓兒井、生成橋、母親寨、斗笠坡。恍如這小小的雅間,也承載著一個村的文明。

房子中間的大圓桌上,是成套的青花瓷餐具,青花茶壺、茶杯、碗碟,乃至連筷子,都是青花瓷的,各位吃飯可要規矩了,不謹慎筷子落地上,可要摔斷嘍。

房間頂部吊燈非常簡潔,一個斗笠下,一顆大圓燈泡。亮白的牆壁,掛有玻璃鏡框裝裱的水墨字畫,畫中流淌的是鄉間閑趣,古韻山水,或是一些筆墨橫姿勁挺的字跡,有的為周義雙的親筆揮毫之作。每個房間的壁燈,也是他親自設計,精致高雅。

整棟樓的房間設計和部署,周義雙花了很多心機和血汗,體現出一個文人的儒雅氣質,展現了一個鄉村的獨特文明。

業主之前是搞餐飲的,天然有一手好廚藝,老臘肉的濃香,耙耙菜的幽香,生態新鮮的食材,也天然叫人寧神。做的斗笠麻辣巴骨血,更是一絕,酥焦金黃的巴骨血,面上撒著綠的青椒、紅的小米辣,花生米碎末、蔥花兒、蒜粒,那表皮酥脆,內裡肥美柔軟的肉,滑過唇齒之間,牽引著門客的舌尖和胃嚢。

二樓除幾間優雅的茶室外,是一處敞闊的茶坊,可容納100來號人,安裝有十來個長條桌,兼具品茗談天,吃飯打牌的功用。如果舉辦個婚禮宴會的,也全沒問題。

從樓臺望去,有碧冬茄的小喇叭花映襯著,放眼青綠的稻田,滿滿寫著鄉間的幸運與誘人的清爽。

慶祝“笠影農莊”開張的那天,由周義雙的伙伴幫著請了一個民間藝術團。大約有三四十人,全都是靚女,個個化了彩妝,穿上亮綠的旗袍,風姿綽約,走起時裝步來,如清流中順次漂過的片片浮萍。

能覓得一處青山綠水間養老,朝看晨霧與曦光中漸醒的鄉村,日看野花閑草、田間累累碩果,暮看日落黃昏炊煙起,這樣的日子,只是想一想,都心生神往。

在“笠影農莊”的打造中,當地村民在衡宇租賃和施工建設中,間接獲利15萬元。農家樂建成后,他們還聘用了村裡3個貧困戶在此終年打工,實現穩定增收。

自“笠影農莊”建設以來,周義雙天天張羅著,看著它,親手扶直它的成長。

他的規劃,以鄉土味道和村風民風為重點,充裕體現了斗笠村的歷史文明、維持了原始風貌,為遠離農村的人們,供應了一處青山綠水間的世外桃源,排遣游子們心中的田園鄉愁。

在近來的一次縣脫貧攻堅先進贊譽會上,曾經以為周義雙是“貧困戶”的那位人大主任,慨嘆很多地評價周義雙是——一個文明人,帶活了一個村。

周義雙不斷發掘斗笠村的文明歷史,他在脫貧攻堅的歷程中,又不斷創作出新的鄉村文明。時代賦予了他神聖的職責,去發掘、去創作、去牽引,開啟一個村的文明密碼,讓鄉裡鄉外的人們都看得明朗,使他們看到了一個村文明永恆的價值。

后 記

在大英縣縣委、縣當局的主導下,在扶貧部門、幫扶單位和村干部們,以及全村平民的配合勤奮下,斗笠村從“一窮二白”,當時連村委會辦公室都片瓦皆無的情況下,發生了排山倒海的改變。

曾經的斗笠村,地處偏遠、交通掉隊,水利不暢、種植掉隊,地少人稠、勞力緊缺,思惟閉塞、環境不整,集體經濟多年為零。周義雙與村干部們一道在具體實施中,針對斗笠村差別的問題癥狀,量體裁衣,精準施策,勤奮摸索出了一條光亮之路。

他們配合勤奮,在幫扶特困群眾的同時,以產業為抓手促農增收。2018年7月,50畝虎斑蛙養殖落戶斗笠村﹔2018年10月,玉鑫麗景產聯式專業合作社正式建立。今朝,村裡已構成600畝脆紅李為主導、套種400畝蔬菜的焦點產業,村民從合作社每一年獲得近100萬元務工收入,人均每個月增收近1000元,村集體經濟年增收5萬余元。

“把斗笠村當故鄉,視貧困群眾為親人”,這是周義雙的扶貧座右銘,他時時提示本身,約束本身,不斷增強本身的韌性﹔他把“勤奮到無能為力,拼搏到感動本身”作為扶貧誓詞,傾注全數身心,投入到“村退出,戶脫貧”的攻堅戰斗中。

他抱著一顆反哺農村的感恩之心,扎根斗笠村6年。村上的干部班子換了一茬又一茬,唯獨他選擇了堅守。

6年裡,他與斗笠村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更與當地的貧困群眾結下了深摯的情誼。

6年中,周義雙用堅實的舉止測量著“貧”與“脫”的距離﹔用親人般的關愛拉近“工”與“農”的關系﹔用黨員的標準去強化“黨”與“群”的融會。

他參加抗洪搶險、水庫救人,冒著傾盆大雨、電閃雷鳴,救濟農戶養蛙基地﹔他走街串巷、叫賣蔬菜,四處驅馳、推銷農品,幫助農戶絕渡逢舟﹔他耐煩調解、不厭口舌,解決鄉裡鄰裡瑣事糾紛﹔他駐守奮戰疫情防控一線,孫女燙傷住院、女兒醫院生產,他竟然都狠心腸沒有陪同探望過親人一天……

扶貧干部所遭受的艱辛、悲傷、抵牾與掙扎,他都親歷感觸過。

歷盡千難萬苦,走過千溝萬壑,脫貧攻堅的周全勝利近在面前。此時,正是發起決戰、進入總攻最吃勁的時候,周義雙勤奮踐行著本身的承諾,咬緊牙關,爭分奪秒,“不獲全勝,決不收兵!”

怎樣的生命才是永恆?什麼樣的人生能力留芳千古?前人答復的是“三不朽”:樹德、建功、立言。這才是對人生價值的最大必定。周義雙和萬千扶貧干部們一道,正踐行著這不朽的人生諾言。

羅薇,漢族,貴州安順人。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魯迅文學院四川班學員。現供職於當局機關,從事宣傳工作。在《人民日報》《中國扶貧》《四川日報》《華西都會報》《成都晚報》《四川扶貧》等報刊雜志上,發表過記敘文、散文、詩歌、新聞通訊、論文等近百篇作品,曾數次獲獎,並著有散文集《風隨四時》。?

(責編:高紅霞、羅昱)

聯系郵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2002-2019 Copyright ? 微夏散文網 版權所有

红龙扑克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