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散文《荷塘月色》

2019-09-30 21:24 關鍵詞:寫景散文 分類:寫景散文 閱讀:853

這幾天內心頗不寧靜。今晚在院子里坐著納涼,溘然想起日日走過的荷塘,在這滿月的光里,總該尚有一番模樣吧。玉輪慢慢地升高了,墻外馬路上小孩們的歡笑,曾經聽不見了;妻在屋里拍著閏兒,模模糊糊地哼著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帶上門進來。

沿著荷塘,是一條崎嶇的小煤屑路。這是一條幽僻的路;日間也少人走,黑夜愈加寥寂。荷塘四周,長著很多樹,蓊蓊郁郁的。路的一旁,是些楊柳,和一些不曉得名字的樹。沒有月光的晚上,這路上黑沉沉的,有些怕人。今晚卻很好,盡管月光也照樣淡淡的。

路上只我一小我,背開始踱著。這一片六合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越了平時的本身,到了另一天下里。我愛熱烈,也愛默默;愛群居,也愛獨處。像今晚上,一小我在這迷茫的月下,甚么都能夠想,甚么都能夠不想,便覺是個自在的人。日間里肯定要做的事,肯定要說的話,如今都可不理。這是獨處的妙處,我且受用這無邊的荷香月色好了。

彎彎曲曲的荷塘上面,彌望的是田田的葉子。葉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層層的葉子中央,零散地粉飾著些白花,有裊娜地開著的,有羞怯地打著朵兒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剛出浴的麗人。輕風過處,送來縷縷幽香,仿佛遠處高樓上迷茫的歌聲似的。這時候候葉子與花也有一絲的抖動,像閃電般,頃刻傳過荷塘的那里去了。葉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著,這便仿佛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葉子底下是眽眽的流水,遮住了,不克不及見一些色彩;而葉子卻更見品格了。

月光如流水通常,悄悄地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里。葉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樣;又像籠著輕紗的夢。盡管是滿月,天上卻有一層淡淡的云,以是不克不及朗照;但我認為這恰是到了利益——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別有風味的。月光是隔了樹照過來的,高處叢生的灌木,落下參差的班駁的黑影,峭楞楞如鬼通常;彎彎的楊柳的稠密的倩影,卻又像是畫在荷葉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平均;但光與影有著調和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著的名曲。

荷塘的四周,遠遠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樹,而楊柳最多。這些樹將一片荷塘重重圍住;只在巷子一旁,漏著幾段清閑,像是特為月光留下的。樹色一例是陰陰的,乍看像一團煙霧;但楊柳的風姿,便在煙霧里也辨得出。樹梢上模模糊糊的是一帶遠山,只有些粗心而已。樹縫里也漏著一兩點路燈光,垂頭喪氣的,是渴睡人的眼。這時候候最熱烈的,要數樹上的蟬聲與水里的蛙聲;但熱烈是它們的,我甚么也沒有。

溘然想起采蓮的工作來了。采蓮是江南的舊俗,好像很早就有,而六朝時為盛;從詩歌里能夠約略曉得。采蓮的是少年的女子,她們是蕩著劃子,唱著艷歌去的。采蓮人不用說很多,另有看采蓮的人。那是一個熱烈的季候,也是一個風流的季候。梁元帝《采蓮賦》里說得好:

因而妖童媛女,蕩舟心許;鷁首徐回,兼傳羽杯;欋將移而藻掛,船欲動而萍開。爾其纖腰束素,拖延顧步;夏始春余,葉嫩花初,恐沾裳而含笑,畏傾船而斂裾。

可見那時嬉游的光景了。這真是風趣的事,惋惜我們如今早已無福消受了。

因而又記起《西洲曲》里的語句:

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垂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

今晚若有采蓮人,這兒的蓮花也算得“過人頭”了;只不見一些流水的影子,是不可的。這令我到底惦著江南了。

——如此想著,猛一昂首,不覺已是本身的門前;輕輕地推門進去,甚么聲氣也沒有,妻已睡熟良久了。

一九二七年七月,北京清華園。

寫作后臺

《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反動失利,白色恐怖覆蓋中國大地。這時候,蔣介石嘩變反動,中國處于一片漆黑當中。朱自清作為“大期間中一位小卒”,不斷在叫囂和奮斗,可是在四一二政變以后,卻從奮斗的“十字路口”,鉆進古典文學的“象牙之塔”。可是作者既做不到棄文就武,拿起槍來反動,但又始終停息不了對漆黑理想發生的不滿與憎恨,作者對生活覺得惶惑抵牾,內心是煩悶的,是始終沒法寧靜的。因而作者寫下了這篇作品。這篇散文經過對冷僻的月夜下荷塘景致的描述,流暴露作者想尋覓平靜但又不可得,夢想超脫理想但又沒法超脫的龐雜心境,這正是誰人漆黑的期間在作者心靈上的折射。

朱自清(1898—1948),原名自華,字佩弦,號秋實。江蘇揚州人。“文學研究會”的晚期成員,當代知名的散文家、學者。原任清華大學傳授,抗日戰爭發作后轉西南結合大學任教。在抗日民主活動的影響下,政治立場明明偏向前進。暮年主動加入反帝民主活動。他的散文,構造松散,筆觸過細,不管寫景抒懷,均能經過精密窺察或深切體會,委宛地表現出對天然景致的內心感觸。抒發本身的竭誠情感,具有濃重的詩情畫意。次要作品有《撲滅》《蹤影》《背影》《歐游雜記》《倫敦雜記》等。

聯系郵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2002-2019 Copyright ? 微夏散文網 版權所有

红龙扑克 - 首页